双子塔首页

返回首页 微信
微信
手机版
手机版

骂他们“作死”,我们真的不配_如意平台

2020-05-23 新闻来源:双子塔首页 围观:27
电脑广告
手机广告
如意平台注册如意平台app

最近,又有一则令人心痛的新闻登上了热搜。

一名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翼装航行」时发生意外,不幸遇难。

斯人已逝,但这场意外带来的讨论却在网络上继续发酵。

有人为其痛心惋惜;

也有人有着更为尖锐的质疑:

以为极限运动是「不珍惜生命」、「没事找事」。

甚至衍生出了#极限运动是对生命的不卖力吗#这样的话题。

在讨论这起事宜之前,鱼叔想先来聊一部关于冒险的影戏――

《热气球航行家》

The Aeronauts

影戏的主演之一,我们性感的英伦男神。

奥斯卡影帝,「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

另一位主演。

曾获奥斯卡和金球奖影后提名的菲丽希缇・琼斯

说到这里,一定有鱼友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了。

这两位正是传记影戏《万物理论》中,霍金伉俪的饰演者。

影戏《万物理论》剧照

影戏中,霍金和妻子简之间庞大的情绪,以及二人超脱世俗眼光的关系,令人为之动容。

两位演员的精彩显示不仅得到了观众的极大认可,甚至收获了霍金本人的赞美。

「小雀斑」更是凭借着在这部影戏中炉火纯青的演技,「一战封帝」

此次,两位再度互助,鱼叔忍不住要替人人高呼一声:

「这对CP我可以!」

《热气球航行家》同样凭据真实故事改编

讲述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冒险,一次人类历史上的壮举

故事发生在1862年的英国伦敦。

此时的伦敦城内热闹非凡,人们都在讨论一件事情――

名为「猛犸号」的热气球即将升空。

热气球上的两位搭客,正是我们的主角――

科学家詹姆斯(埃迪 雷德梅恩 饰),和航行员艾米莉亚(菲丽希缇 琼斯 饰)。

他们所要挑战的,是人类的最高航行纪录

这也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接近天空的一次探索。

热气球能飞多高,或者说,「人类能飞多高」,那时没人说得清晰。

也正因此,才让人们对它发生无限的憧憬。

两人能够聚在一起完成这项壮举,实在并非易事。

詹姆斯本是英国皇家协会的一名气象学家

年轻的他有一个远大的理想:

希望通过对大气层的历久观察,从杂乱的气象中寻找到秩序的存在,辅助人类「明了天空」

气象观察需要大笔资金的支持。

然而,向皇家协会追求资助的詹姆斯,却遭到了其他科学家的无情冷笑

现代人习以为常的天气预报,对于19世纪的人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被以为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在他们看来,「展望天气不会比展望罐子里田鸡的流动正确若干」

薛定谔的田鸡?

但詹姆斯的态度异常坚定。

几经周折之后,他找到了经验丰富的热气球航行员艾米莉亚。

此时的艾米莉亚正陷于人生低谷。

几年前,在一次热气球航行事故中,她同为热气球航行员的丈夫不幸丧生

伟大的袭击让她暂别天空,颓废过活。

冒险需要支出的价值,有时就是云云沉痛。

但在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詹姆斯的真诚和勇气照样打动了艾米莉亚。

让她无法再继续逃避自己心里真正的热爱。

有的人,生来就属于天空。

于是,二人最先配合自制热气球,促成这场伟大的冒险。

中心的种种崎岖鱼叔在这边略过不提。

但毫无疑问的是,要完成一项人类尚未有过的壮举,将是怎样的困难重重。

终于,在漫长的准备后,热气球终于徐徐升空。

但真正的挑战这时刻才刚刚最先。

上升阶段,凶猛的暴风雨令热气球摇摇欲坠,险些将两人甩出舱外。

当热气球来到难以想象的26500英尺高度时(约8千米),气温也已经降到了零下5华氏度(零下20.6摄氏度)。

海拔过高所带来的极端低温顺缺氧,对两人无疑是致命的险境。

下降的历程同样险象环生。

如意平台如意平台登录

由于下降速率过快,热气球好像是一颗炮弹,带着他们笔直地砸向地面。

若是不想设施减速,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甚至都已经抱有了赴死的觉悟

热气球秒变下降伞

在整个观影历程中,鱼叔的一颗心一直为两位主人公悬着。

这种惊心动魄的水平,令人好像置身其中,用文字险些难以描述。

更无法想象真正的亲历者是何种心理状态。

或许也正因为此,空中遇险的戏份,大量镜头都是两位演员的面部特写。

每一丝情绪的转变和打击,都能通过细微的面部脸色直观地通报给观众。

纵然是玉人也难以驾驭的殒命角度

尤其是这一段。

「小雀斑」的低温缺氧情境下的精彩表演,更是贡献了整部影戏的高光时刻之一。

影帝实力毕现。

了局自然是圆满的。

几度与死神擦肩而过后,詹姆斯终于如愿获得了珍贵的气象观察数据,艾米莉亚也找回了翱翔天际的初心。

两人用无与伦比的勇气缔造了全新的航行纪录。

留下了这段可歌可叹的故事,也书写了人类新的历史

此时,鱼叔想回到文章开头的话题。

詹姆斯和艾米莉亚的冒险是在「作死」吗?

在那时的人看来,显然是的。

科学家眼里毫无意义的观察,家人看法里自杀式的飞翔设计。

主角身边的舆论,与今天网络上对于极限运动的质疑,实在如出一辙。

固然,我并不是要将两者简朴等同。

但应该明了的是:

每个人的人生千差万别,价值序列也有所差别。

有的人追求清淡平稳,憧憬一生无波无澜。

有的人则像艾米莉亚,或者那位女大学生一样。

只有在翱翔天际的时刻,才气感受到自己真正地在世。

差别的人生选择之间没有高下之别,利害之分。

而关于那些以为冒险行为「没有意义」的声音,鱼叔也异常不赞同。

抛开用统一的价值尺度去丈量所有人这种行为自己不谈;

许多时刻,「意义」都是一个被太过误读的词语。

所谓的「无意义」,也不过是掉入了实用主义的牢笼。

若是根据这样的思绪,许多事物实在都没有「意义」。

奥运会有什么意义?

全天下成千上万的运动员,不停挑战人类的心理极限。

拼命缩短那零点零一秒的时间,提高那短短一厘米的距离,现实价值真的大吗?

岂非人类能跑得比汽车快,跳得比飞机高吗?

显然不是的。

奥运会所要通报的,是「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

极限运动的背后,也蕴含着「意义」之上的价值。

再换句话说。

影戏何尝不是一种「无意义」的事物呢?

但在造梦人和做梦者的心里,光影天下带来的慰藉,对人生的延伸,其意义无与伦比。

固然,我们无可否认,影戏中的热气球航行,或现实中的极限运动,都伴随着伟大的危险。

稍不留神,便有可能支出生命的价值。

但更要清晰的是。

无论是影戏里照样现实中,那些不停迫近极限的人,并不是一拍脑壳的冒失,更不是轻视生命的厮闹。

恰恰相反,他们比所有旁观者更清晰这些行为的危险性。

这是他们经由严格训练之后,深图远虑的选择。

而支持他们做出选择的背后,正是人类探索未知的好奇与挑战极限的勇气

甚至可以说,若是缺失了这些「没事找事」,人类不会走到今天的境界。

这份好奇与勇气,纵然很难被明了,也不该被冷笑。

最后,就用影戏中所引用的,埃德蒙・斯宾塞的诗作为末端:

What more felicitie can fall to creature,

有什么比自在享受欢欣,

Than to enjoy delight whith libertie,

对芸芸众生而言更幸运,

And to be Lord of all the wrokes of Nature,

作为大自然杰作的主君,

To rain in th’aire from earth tohighest skie,

于天地间降下雨水滋润

To feed on flowers, and weeds of gloriousfeature,

百草,让花儿绽放芳芬,

To take whatever thing doth please the eie?

爱什么采什么,岂不开心?

「天空无限广漠,向它进发吧。」

如意平台注册如意平台登录观看量突破1亿,进击的薇娅直播间堪比一台晚会?
文章底部电脑广告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文章